当前位置:主页 > 跨境电商 > 正文

跨境电商对贸易距离效应的影响

2019-06-23 11:29:37 跨境电商 作者:希凯
---

内容摘要:文章基于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的关系,研究了跨境电商对贸易距离效应的影响。结果表明,第一,贸易距离的存在客观地阻碍了两国之间的贸易量增;第二,跨境电商模式的不断发展能直接推动两国之间的贸易增长;第三,通过跨境电商渠道能有效削弱贸易距离效应从而间接刺激贸易增长,而且跨境电商对贸易距离效应的削弱作用存在门槛效应。

关键词:跨境电商   贸易距离效应   门槛效应   “一带一路”

“一帶一路”倡议,是我国为积极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共同体而作出的重大部署。自实施以来,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友好合作得到明显加强。截止2017年底,“一带一路”沿线合作国家已达到65个。2017年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进出口总额达到1.44万亿美元,同比增长13.4%,高于同期我国外贸增速约6个百分点,占我国外贸总规模的比重达到36.2%,较2011年提升了近12个百分点。可见,“一带一路”区域必然是未来我国贸易经济发展的重要方向,也是我国贸易的关键性增长点。在两国贸易中,地理间隔的客观存在,难免会对贸易产生一定的影响,同时两国之间因制度、文化的隔阂,也可能不利于贸易发展。可以说,各种贸易距离效应也是我国在与“一带一路”国家贸易过程中不可规避的。另一方面,跨境电商在全球快速发展,方兴未艾,我国目前也已是全球跨境电商大国。作为一种新型的交易模式,它利用强大的互联网信息技术,极大地缩短了交易时间,降低了交易成本,提高了交易效率。那么,在跨境电商助推下,贸易距离带来的对贸易的阻碍作用是否也能得到弱化呢?带着这个问题,下面开展相关研究。

跨境电商与贸易距离效应关系的初步分析

贸易距离效应,反映了贸易国之间因地理、政治、文化等方面的距离差距对两国贸易流量之间的影响效应。例如,从地理距离视角来看,当其他条件一定时,贸易国之间如果地理位置越近,那么很可能就越有利于贸易活动的开展,即贸易中的“近邻效应”;从政治和文化距离的视角来看,当其他条件一定时,两国之间制度的差异、文化习俗等的差异,往往也会影响双边贸易。

跨境电商,是指不同关境的交易主体,依托电商平台实现交易和结算,通过跨境物流的方式完成货品交易的国际性商业活动。通过开展跨境电商模式,一方面,跨境电商本身有利于贸易活动的开展,像目前流行的企业对企业(即B2B)和企业对消费者(即B2C)等电商形式,能通过贸易方式的“虚实结合”,为两国贸易流量提供新的增量。另一方面,跨境电商模式的嵌入,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缩短两国之间的贸易距离。从地理距离角度而言,这是必然的,因为跨境电商是借助于互联网信息技术而开展交易和结算的,整个过程是直接通过信息平台,这样不仅可以缩短交易时间,也可以压缩交易成本,提高贸易的效率。从政治距离角度而言,跨境电商作为一种新的模式,必然是各个国家未来不断发展的新手段。为了促进这种模式发展,包括我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出台了刺激跨境电商的政策,减少跨境电商活动的壁垒,从而更有利于贸易进行。从文化距离角度而言,信息平台的支撑,能够增强海内外商户之间合作交流的机会,增加本国人民对外国人文环境的认识,从而也进一步可以促进贸易发展。基于此,本文提出以下几个假设:

研究设计

(一)研究思路

为研究两国之间贸易距离存在对两国贸易流量增长带来的抑制作用的大小,以及跨境电商模式嵌入对贸易距离效应削弱作用的影响程度,本文依据2008-2016年我国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36个国家的双边贸易的面板数据进行实证研究,具体包含国家如表1所示。

为了验证假设1和2,本文构建关于贸易距离、跨境电商和贸易流量之间关系的基础模型进行实证,通过观察影响系数即可判断假设是否成立。为了验证假设3,需要建立反映贸易距离和跨境电商之间关系的扩展模型,并结合基础模型计算贸易距离效应的综合系数,最后通过前后比较,判断跨境电商是否能够显著地削弱贸易距离效应。

(二)模型及变量

为构建关于贸易流量的实证模型,本文选取贸易引力模型作为框架,将需要重点分析的变量纳入模型。其中,被解释变量为两国之间的贸易流量,解释变量为两国之间的贸易距离。根据国际贸易的实际特征,本文选取地理距离、政治距离和文化距离作为贸易距离的三个变量。此外,本文选择国内生产总值、外商直接投资、境外直接投资、关税作为控制变量。构建基础模型如下:

(一)对假设1和2的检验

根据式(1),本文就三个贸易距离变量分别进行回归,结果如表2所示。由表2可知,回归结果一、二、三的回归R-squared值均在0.85以上,这体现了模型与样本数据的拟合效果较好。而且,除了lnODI的系数未通过显著性检验以外,其余变量的系数均通过显著性检验。具体从各个变量的回归结果进行分析:第一,地理距离。该变量的回归系数为-0.366,且通过了1%的显著性检验。这说明我国与贸易国之间的地理距离与贸易流量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即贸易国地理距离的增加阻碍了双边贸易的发展;第二,政治距离。该变量的回归系数为-0.431,且通过了5%的显著性检验。由此可以看出,我国与贸易国之间政治距离的扩大,阻碍了双边贸易的发展。这可能是因为两国之间政治距离越大,则两国在制度方面存在越大的冲突性,因而提高了贸易门槛;第三,文化距离。该变量的回归系数为-0.084,且通过了1%的显著性检验。由此表明,两国之间文化距离会加大两国贸易发展的约束作用。由以上三点可以看出,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间贸易距离的存在对两国贸易发展产生了约束作用,由此假设1得到验证。通过检验结果可以看出,相比地理距离和政治距离,文化距离对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的双边贸易抑制作用相对较小。在回归结果一、二、三中,跨境电商变量的回归系数均为正,且都通过了1%的显著性检验。由此可以判断,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跨境电商活动的开展有利于增进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由此,验证了假设2。

(二)对假设3的检验

根据式(2),本文就三个贸易距离变量分别检验其是否存在门槛效应。依次对不存在门槛、一个门槛、两个门槛、三个门槛进行检验,结果如表3所示。根据门槛数量检验结果发现,当门槛变量为跨境电商CBE时,关于地理距离解释变量所在模型的门槛数为三个门槛,关于政治距离解释变量所在模型的门槛数为一个门槛,关于文化距离解释变量所在模型的门槛数为两个门槛。可见,跨境电商对三个不同贸易距离效应均存在门槛效应,且门槛数量各不相同。跨境电商关于不同贸易距离效应的门槛值如表4所示。门槛效应的回归结果如表5所示。

根据回归结果四,跨境电商对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理距离贸易效应的影响可分为四个区间,边界值为2.628、3.759、4.037。当跨境电商水平的对数值lnCBE小于第一门槛值2.628时,贸易地理距离对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双边贸易的影响系数为-0.372,且该系数通过1%的显著性检验;当lnCBE不断提高并介于2.628和3.759之间时,贸易地理距离产生对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双边贸易的影响系数为-0.28(也通过1%显著性检验);当lnCBE继续提高且介于3.759和4.037之间时,地理距离对贸易产生的作用系数变为-0.231(5%显著性检验);当lnCBE超过4.037时,地理距离对贸易产生的作用系数变为-0.193(5%显著性检验)。根据这个变化趋势可以发现,随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跨境电商水平的提高,地理距离对两国双边贸易产生的抑制作用有所削弱,即跨境电商通过削弱地理距离的抑制性贸易效应间接地刺激了双边贸易的增长;根据回归结果五,跨境电商对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治距离贸易效应的影响可分为两个区间,边界值为3.925。当跨境电商水平的对数值lnCBE小于门槛值3.925时,政治距离对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双边贸易的影响系数为-0.409(5%显著性检验);当lnCBE超过3.925时,政治距离对贸易产生的作用系数变为-0.325(5%显著性检验)。由此表明,跨境电商能够通过削弱两国之间由政治距离而产生的抑制性作用间接地刺激双边贸易增长,而且这种间接刺激作用随跨境电商水平的变化而存在门槛效应;根据回归结果六,跨境电商对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治距离贸易效应的影响可分为三个区间,边界值为2.902和3.874。当lnCBE小于第一门槛值2.902时,文化距离对贸易产生的作用系数为-0.102(1%显著性检验);当lnCBE介于第一门槛值与第二门槛值3.874之间时,系数变为-0.076(5%顯著性检验);而当lnCBE超过第二门槛值时,系数则变为-0.052,且显著性从5%降为1%。由此可见,跨境电商能通过削弱两国之间文化距离产生的抑制性贸易效应间接地刺激双边贸易增长。综合以上三种门槛效应结果,可以得出结论:跨境电商通过发挥负向门槛效应,削弱了贸易距离对双边贸易的抑制效应,从而间接地推动了贸易发展。从而,验证了假设3。

结论及政策含义

本文以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的相关数据为样本,通过一般回归模型和门槛效应模型方法,实证研究了跨境电商对贸易距离效应的影响。结果表明:第一,贸易距离对贸易流量的增长存在抑制作用,即贸易距离效应是一种负效应;第二,跨境电商的发展有利于增进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能直接推动两国贸易增长;第三,跨境电商的嵌入,可以通过削弱地理、政治和文化等方面存在的贸易距离效应间接地刺激贸易增长。

对此,本文提出以下建议:第一,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我国要积极增进与沿线国家开展政治和文化的往来,从而为贸易友好发展奠定基础;第二,跨境电商模式是增进两国贸易的有利途径,因此要我国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跨境电商交易,为双边贸易提供新的增量;第三,我国要积极借助跨境电商缩短与贸易国的地理距离、增进与贸易伙伴的政治、文化交流,从而为双边贸易的开展提供有利环境。

参考文献:

1. Yakai Lei, Liyong Fu, David L.R. Affleck, Andrew S. Nelson, Chenchen Shen, Mengxi Wang,Jingbiao Zheng,Qiaolin Ye,Guowei Yang. Additivity of nonlinear tree crown width models: Aggregated and disaggregated model structures using nonlinear simultaneous equations[J]. Forest Ecology and Management, 2018(6)

2. Kogut B, Singh H. The Effect of National Culture on the Choice of Entry Mode[J].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Studies,1988,19(3)

3. 国家信息中心“一带一路”大数据中心. 一带一路贸易合作大数据报告2018[R]. 2018

4. 孙宝文,褚天舒,赵宣凯. 跨境电商模式下地理距离对中国国际贸易影响的实证研究[J]. 新金融,2018(3)

5. 李晨,迟萍. 海运服务贸易开放度对竞争力的门槛效应研究——基于26国2001—2013年的面板数据分析[J]. 改革与战略,2015(12)

6. 赵旭明,杨晓涵. 跨境电子商务发展对我国对外贸易模式转型影响分析[J]. 商业经济研究,2016(8)

---